首页 > 文化建设
  [字体]
“邯郸速度” 郭彬剑
  发布时间:2017-03-07   文章来源:河北省南水北调办公室

 

南水北调总干渠在河北邯郸境内80公里,征迁涉及6个县区,配套工程306公里,涉及17个县区。其中,永久征地1.78万亩、临时用地4.16万亩,生产安置人口12088人。
  从2006年至2016年十年间,郭彬剑,这位邯郸市南水北调办公室综合处处长,带领手下7个兵,夙兴夜寐、攻坚克难,在干好党务政务、接待宣传、后勤保障等工作的同时,完成了从干渠工程到配套工程的征迁工作。
  特别是在2009年底总干渠首批永久征地中,邯郸市仅用16天就高标准完成了除市区段以外的73.3公里、1.57万亩的征地清表任务,创造了南水北调征迁的“邯郸速度”,受到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和省政府的充分肯定。
  “邯郸速度”,从何而来?
  从2009814日到912日,郭彬剑他们在30天的时间里,共复核73.3公里,复核面积1.57万亩,埋设水泥界桩3680根,涉及磁县、邯郸县、永年县、邯山区、马头工业城等5个县区的17个乡镇、83个村……
  为了把工作做细做实,郭彬剑发扬不怕跑断腿、不怕磨破嘴、不怕脸难看、不怕地难进的精神。有时为了一个桩、一口井、一棵树,反复几次实地查勘。
  邯山区小隐豹村紧临邯郸市主城区,由于近年来多个项目在该村征地,群众对失地有一种恐惧心理,抵触情绪很重。在补偿标准尚未确定的情况下,复核组进地非常困难。此次南水北调征地面积只有278亩,却涉及到312户,而且种植的不同种类的树木十分密集。为了打消群众的顾虑,在树木清点中,郭彬剑和他的同事制定了“圈与数”相结合的工作方案。对苗木规格相同、株行距超过0.2亩的地块,进行GPS打点“圈”,并依据苗木成活率情况,给出适当的成活率。“虽然我们用4天半的时间清点了1.2公里,共清点树木近10万棵,其中一棵一棵数的就3万多棵。但我们觉得只要是符合实际,只要有利于工作,只要群众认可,我们稍慢一点、辛苦一点也是值得的。”郭彬剑说。
  “那时正值暑期、玉米秸秆长得最高的时候。”郭彬剑回忆,“省里要求一个月内完成任务,可天气并不给力。”30天的时间,12天在下雨,“为了节约时间,午餐就坐在玉米地边就地解决,烧饼、鸡蛋、几口矿泉水。遇到雨天,一身泥水,还要在泥泞不堪的玉米地中徒步二三十公里测量。”
  97日至11日的一场连绵秋雨,使小隐豹和赵拔庄村的土地成了“沼泽”。看着地里的积水在10厘米以上,郭彬剑急坏了。穿着雨鞋无法行进,他干脆把鞋一脱光着脚进了庄稼地。一个月下来,郭彬剑瘦了10斤。永年县南水北调办的同事,还专门为复核组人员做了一首以苦为乐的打油诗,“核查不怕跋涉难,千沟万壑只等闲。无论荆棘青纱帐,还是烈日雨拍衫。洺河潺潺山鸡叫,两岗田埂笑声欢。”
  不怕吃苦的郭彬剑,在维护好国家和群众利益时,坚持原则起来铁面无私。对于复核工作,郭彬剑要求如实做到“五到位、三公开”,即每一次清点确认都要市县调水办到位、设计单位到位、监理单位到位、乡村干部到位、群众户主到位,公开透明核查、公开核查数量、公开签字确认,确保复核质量。
  在邯山区复核时,一位群众抢栽抢种,临时“插枝充树”。郭彬剑和他的同事当众拔出树枝,提出严厉批评,让想钻空子的人无地自容,让老百姓切实感受到工作人员的公平公正。郭彬剑说:“我坚持‘逢物必到’的原则,无论路多难走、走多长时间也要到现场确认,既不能多数、多记,也不能漏数一棵树、一间房、一口井、一个坟。”
  遇到群众对征迁安置政策理解不透时,郭彬剑又化身为“暖心干部”。邯郸县霍北村,由于群众对征迁安置政策理解不透,一度阻止进地施工长达10个月。为解决问题,郭彬剑协同邯郸县南水北调办的同志,连续20多天深入到该村挨家挨户做工作,耐心宣传解释,帮助群众选择安置用地,力所能及地帮群众解决一些生活困难。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郭彬剑“嗓子都说哑了,嘴都磨破了”,最终进地施工。
  10年时间,总干渠建成通水了,配套工程建成通水了,邯郸千家万户都喝上了甘甜的南水。“邯郸在配套水厂建设、水厂以上输水管道建设、消纳江水比例等方面都在河北省排名靠前。”郭彬剑和他的同事仍在以“邯郸速度”持续领跑着。

(来源:中国南水北调报2017-3-1    作者:闫智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