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关注
  [字体]
中国南水北调报:要“喝”水的汽车制造厂
  发布时间:2017-10-23   文章来源:河北省南水北调办公室

 

  近日,到河北省保定市徐水经济开发区采访,我连连吃惊。

  开发区主任是本地人,叫高成杰,圆脸、寸头、中等个、五十岁左右的年龄。黝黑的脸膛,透出北方汉子的刚毅。曾经让我十分熟悉的笑容,显得格外亲切。他带着一班人,已经在楼前等候。

  他领我们到办公室,分宾主落座。

  他说:“徐水经济开发区,原来叫‘大王店开发区’。大王店是个镇,南边是保定市,西边是太行山,保大、徐大、张石高速公路纵横贯穿全境,属于交通枢纽……”

  从较大范围说,大王店也是我的家乡。如今,它摇身一变,由一个生产粮食的地方,成了汽车制造基地。

  高成杰继续说:“徐水经济开发区,是在京津冀产业协调发展的机遇下,以承接京津高端产业转移,全面对接保定汽车产业为目标,打造高新技术制造业等基地,实现开发区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新跨越。目前,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徐水基地已经建成”。

  的确,在来的路上,客车绕汽车厂一圈,厂区面积很大。有人介绍,占地13平方公里,投资近200亿元,年总生产规模是100万辆整车。我仰视平地崛起的厂房、宿舍楼,一番赞叹之后,回忆起前些年的一件尴尬事。

  从前,我曾经来过这里。我老家是河北易县,与徐水隔满城县乡邻,不远的路程。一位文友是大王店的,我来找他玩,跟他去地里浇小麦返青水。

  初春,大平原虽然一派翠绿,但仔细看一些麦苗却无精打采,而一些浇过水的苗子则是水灵灵直挺。麦地里,不远处就有一台机井,用水泵抽水。水泛着白白的花儿,汩汩流出圆管子,渗入麦苗的根系。

  突然,水就断了。文友说,这里的地下水下降,大家都浇麦子,水就抽不上来了,要等几个小时才能继续浇地。果然,四五个小时过去,马达才再次开启。我发现,地里、井旁,都有戳着锹柄等水的人。

  高成杰说:“这一带地理条件复杂,含水砂层变化大,地下水主要接受大气降雨及地下水侧向径流补给。由于地下水开采及距离开发区四公里的西南部发生地下漏斗效应,地下水处于持续下降状态。”

  采访中,我悄悄问了高成杰的经历。他在这里土生土长,长大后当了几年兵,退伍回村当村主任。几十年,他铆上一个劲儿,就是解决种地缺水之忧。没想到,井越打越深,水一年年下沉。

  说到水位下降,村民张保站起来,大着嗓门述说从小到大的经历:五六十年代,挖个坑就有水;七八十年代,安架辘轳提上水;九十年代,用台小泵抽取水;两千年代,小泵换大泵断断续续求点水;两千一零年代,60米以上再也找不到水……

  张保,我的老乡,与北方一起经历了数年水的纠结。

  在这块贫水土地上,竟然崛起了长城汽车厂这样的制造业。一方面,我为家乡的发展而骄傲;另一方,担心如此大规模的厂子,水源能否保障供应。汽车厂负责人说,他们每年需要350万吨的水。那是一座小型水库呀!

  其实,这种担心是有理由的,因为不仅大王店缺水,整个保定也缺水,北方同样缺水。汽车厂负责人胸有成竹地说:“2013年长城股份有限公司徐水基地投产,2014年南水北调工程就通水了。我们用的是南水!”

  见我神色惊讶,张保却说,现在地被厂子占了,他们搬到了“拆迁楼”上,再不为种粮浇地犯愁了。南方的水也跟着上了楼,只要打开水龙头,就有水洗澡、做饭。

  长江水踏上北方大地,不仅送来了甘甜的清泉,也为长城汽车厂这样的制造业“加油”。厂方的一组数字显示:徐水基地2016年全年生产车辆近30万辆,产值300多亿元,税收24亿元。我想,如果没有南水北调,如果像从前浇麦的水时续时断,这些车辆怎么生产出来?能给当地带来多少税收?

  汽车厂负责人感慨:“汽车厂不仅需要水量保障,还需要优良水质,无论车身清洗,还是电泳前处理等工艺,南水北调水都满足了我们的实际需求。这也使我们能够按时、保质、保量地生产合格产品,持续为社会做贡献!”

  保定市南水北调办副主任凌国增告诉我,南水北调向徐水大王店地表水厂供水,是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郑家佐口门引水,通过近20公里的输水管道送过来的。输水管材是球墨铸铁管,设计流量是0.74立方米每秒,自20172月正式向大王店水厂供水。

  这次,我没有惊讶。国家千里迢迢调南水北上,不正是为北方“解渴”的吗?长城汽车厂要喝水,并且喝上了足量的好水,本身就是一件意料之中的事!

 

(来源:中国南水北调报2017-10-11   作者:赵学儒(《中国水利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