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关注
  [字体]
环球网:南水北调中线通水近三周年“南水”是否清澈依旧?
  发布时间:2017-11-28   文章来源:河北省南水北调办公室

 

【环球网报道记者 丁洁芸】远水真的解不了近渴?凭借一项惊世的大工程,中国做到了。它就是南水北调。继2013年东线率先通水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也于次年12月正式通水。来自横跨鄂、豫两省的丹江口水库的清水,奔流1432公里,途径豫冀京津四地,润泽了干涸北方的5000万人口。如今,中线工程通水近三年,南水是否依然清澈如初?能否放心饮用?水源地环境又如何?带着这些疑惑,环球网记者走访了中线重要的水源地河南南阳、湖北十堰和水源涵养地陕西安康,寻找答案。

 

  “水龙头”的水可以直接饮用

  “南水北调源起南阳”,河南南阳这个位于豫鄂陕三省交界处的城市,因为南水北调被更多人所了解。有着南水北调中线“水龙头”之称的陶岔渠首闸就位于南阳市淅川县,这里是守护中线工程“大水缸”丹江口水库的最后一道生态屏障。

  来到淅川县九重镇唐王桥时,大片的金银花吸引了记者的目光。原来,这里是淅川县连片面积最大的金银花产业基地,也是2011年北京市首批对口支援合作项目。据负责人介绍,以前这块地方种植小麦、玉米等。但为了保护水质而进行农业调整,于2011年成立了这个金银花种植基地。种植过程使用有机肥,不使用农药。库区农民不仅可以得到土地流转费,还能够通过在基地打工赚钱。既有效保护了丹江水质和生态环境,又有利于实现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共赢。

  来到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龙头”所在地,这里水质清冽、绿树环绕、朦胧雾气中可见远处的层峦山脉,环境优美,犹如误入某旅游名胜地。“大水缸”丹江口水库的水正是通过这里的三个引水闸开始奔向京津。而这肉眼看到的清水质量到底如何?“可以直接饮用。”工作人员介绍称,“这里的水质达到Ⅱ类水标准。”

 

  家门口能就业能看到白鹭飞

  从淅川县驱车近两小时到达邻省湖北丹江口市,这里因地处丹江汇入汉江的口子处而得名。也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核心水源区,生态地位突出,水质保护压力巨大。

  “我们这里的招商引资很困难,一方面因为地处山区,交通不便。更重要的方面,我们为了保护水质,招商门槛很高,对产业有严格限制,稍微有污染的项目就不批。”十堰市南水北调办副主任吴芳对记者说。

  在这些高门槛和限制下,丹江口市习家店镇一家现代农业企业于2014年成立。该公司集苗木种植、销售和休闲旅游观光为一体,倾力打造的农博园辖习家店镇茯苓、马家院、陈家湾三个村。这三个村共有5000余人,有不少就是当年建丹江口水库和南水北调工程的移民。记者在园区碰到了移二代朱冰英,她父亲于1958年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建工时移民到此处。如今,49岁的她在园区作修枝嫁接的技术工,一年能赚一万三四,此外还有十五亩的土地流转费收入。

  陈家湾村43岁的村民夏清华也在园区工作,听说记者过来采访,热情飞奔而来。据夏清华介绍,他家里有五口人,三个孩子在上学,妻子主要负责照顾孩子们。我之前在深圳一家塑胶玩具厂打工了12年,也算是个管理层,每个月有五千多工资。但我上有老下有小,66岁的父亲还有病。说到打工岁月,这个家里的顶梁柱还是忍不住哽咽,用手抹起了眼泪,“13年正月初五,我又要离开家乡去外面打工。我记得那次我们全家都抱头痛哭。在外打工又牵挂家人的夏清华早就想回家就业,但苦于没有合适的工作岗位。后来,因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丹江口市全面开展库区生态建设,积极引进类似的生态友好型企业。“看到家里有就业机会就赶紧回来了。我目前在园区里做保管员,之前是做司机。回家就业很高兴,虽然现在的工资比以前少,但我很满意,每天回到家都很温暖,感觉有了依靠。”

  据公司负责人介绍,夏清华就是该地“中年返乡就业的典型”。而除了朱冰英和夏清华,园区所辖的三个村有五百多村民常年在这里工作。夏清华说:“村里六十岁以上身体好的都来农博园工作。”虽然当地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但南水北调中线这么大的一个工程,是否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影响?“以前这里乱七八糟,荒地也不少。现在规划的有花有草。我从小生活在这里,以前从没见过白鹭,现在都能看到白鹭在飞。”夏清华的眉眼间掩饰不住喜悦。

 

  黑臭河改头换面

  在行政区划上,丹江口市由十堰市代管下辖。十堰是中国版图的“几何中心”,位于中国“雄鸡”版图“鸡心”部位。据了解,丹江口库区及上游十堰控制单元共有12条入库河流。在2012年以前,其中7条河流水质稳定达标,而剩余5条处于不达标状态。这5条河流虽然不到丹江口入库总径流量的1%,但为改善黑、臭面貌,十堰市于201212月全面启动了五条不达标河流(以下简称五河”)治理工作。

  五年后,当记者来到位于十堰茅箭区“五河”之一的泗河流域中游段时,已经全然看不出它又黑又臭的旧面貌。取而代之的是一江清水和两岸茂盛的绿树,以及碧水中的清晰倒影。在河岸边行走,正巧碰上打太极的张大珍老太太。她今年70岁了,是附近的居民,在离河道二三十米处做点种子化肥生意。她回忆起2012年河道整治前的情况,仍然忍不住皱眉,那时候这里有养猪养鸭养鹅的,还有收破烂的,到处是腥臭,根本没地方活动。人要是下到河里去,浑身都要长红疹子。说到现在的优美环境,张老太才眉头舒展,面露悦色,现在好啦,水清山绿的,人也美了,谁来都高兴”。另几名打太极的居民还笑称,“现在我们的房子都成了河景房,涨价了呢”。

  而十堰市施了什么“魔法”让黑臭河改头换面的呢?面对记者的好奇,吴芳解释称,十堰根据“五河”的污染源种类、污染成因等对症下药,编制了“一河一策”实施方案,构建了“截污、清污、减污、控污、治污”综合治理体系,用了26种最先进的治污技术来治理污水。经过不懈努力,这五条河流的劣v类水质得到显著改善。当记者来到五河中的另一条河——位于十堰武当山特区的剑河时,这条季节性河流水量不大,目测水质似乎不太尽人意,但记者看到一位老太正在河里洗衣服。她告诉记者,自己今年80岁了,就住在附近的王家院,今年水变清了以后就来这里洗衣服。除了周老太,记者还看到有当地居民在河岸边悠闲地晒太阳。“看,有白鹭!”采访中的记者被同行人员的喊声打断,连忙拿起手机拍下这珍贵的一幕。

 

  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河

  此行的最后一站来到了地处秦巴腹地,汉水之滨的陕西安康市,这里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重要水源涵养地。据统计,安康境内汉江流长340公里,年出境流量262亿立方米,占丹江口水库来水总量的67.5%,产自安康市径流121亿立方米,占丹江口水库来水总量的31.2%。所以,安康的水源涵养与保护在南水北调中线调水工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安康市为保护汉江水质,与2015年为市环保局设立了安康市南水北调应急处置中心。建设环境应急综合信息平台,运用互联网,依靠大数据、云计算等现代高新技术,实现与各级相关部门环境应急信息和汉江流域监管信息的互联互通。

  深入到安康西部的石泉县,记者了解到,为保护水质,石泉县在陕西率先探索推进“河长制”。在后柳镇,记者见到了永红村的村级河长,他告诉记者,自己负责4.5公里的河道。主要的工作分为两块,一是加强环保知识宣传,让村民养成自我管理、自我约束、自我教育的行为习惯。第二就是定期开展巡查,一个月三次巡河。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河。河长最后笑着说道。

  “一江清水供京津”这是记者在这次采访中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饮水思源,当我们在家中打开水龙头,轻松获得清澈甘甜的水时,应该不忘豫鄂陕三地人民为了这“一库清水永续北送”所付出的牺牲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