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关注
  [字体]
河北日报:大运河|东方古文明的千年辉煌
  发布时间:2017-11-28   文章来源:河北省南水北调办公室

 

与中国万里长城齐肩媲美,中国京杭大运河在人类文明史上,无疑已成为一部千年传奇。这条从两千多年前的远古流淌而来的人工河流,在其漫长的生命兴衰过程中,承载了一个东方古国命运的太多跌宕,也演绎了一个民族历史太多的传说。政治、经济、军事……千年的国事、民生都在这条东方大地南北纵向流淌的河流里浩荡奔腾……

  通惠河的开通,将大运河一线贯通。自此,一条全长约1800公里的人工大河——京杭大运河,从历史的深处奔流而来。

  历史回溯到公元前486年,吴国进攻齐国。

  没有现代交通的古代,大量的兵粮运输多依赖水路,但长江与淮河之间没有一条可以通航的河流。于是,吴王夫差下令开挖一条连通长江与淮河的水沟,因这条水沟是从邗城(今江苏扬州)城脚下开始,故被称为邗沟。这是大运河最早的一段,也是江苏境内两千多年来始终没有断流且繁华至今的一段运河。

  集中开凿大运河是在公元七世纪的隋朝,一个中国历史上极其短暂的朝代(尚不足40年)却留下了一项震烁千古的水利工程。隋统一中国后,为加强对南方的控制,于605年,隋炀帝下令,征发数百万民工开凿了沟通南北的大运河。隋朝大运河以东都洛阳为中心,北抵涿郡(今北京),南至余杭(今杭州),全长2700公里,南北纵向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自此,大运河上商船往返,船乘不绝。运河沿岸汇聚了无数茶馆、酒肆、丝绸庄以及民间戏楼,无数古典园林、藏书楼阁、桥梁古塔在岸边落成。南北经济文化的交流、繁荣,为一个中央集权的东方大国奠定了一统天下的格局。

  742年,唐朝在三门峡以东开凿天宝河,大运河开始用于漕运,把富庶的江南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国家政治中心长安,使唐王朝的经济文化呈现出一片昌盛。经济繁荣,交通发达,古老的隋唐运河哺育了一个伟大的东方古国,使之为世界所瞩目和仰望。

  大规模开发大运河,发生在13世纪的元朝。元世祖忽必烈定北京为大都,全国的政治、经济中心随之转移到大都。在洛阳拐了一个弯的隋唐大运河,就显得弓背路长。1289年,元世祖忽必烈下令开凿会通河,北始山东临清,南到东平路(今山东境内)的安山,大运河大幅度东移;又在北京至通县之间开凿了一条通惠河,与北运河相通。由此,北京至杭州不再绕道洛阳,比隋朝大运河缩短900多公里,这就是今天的京杭大运河的前身。

  通惠河的开通,将大运河一线贯通。自此,一条全长约1800公里的人工大河——京杭大运河,从历史的深处奔流而来。

  修筑通惠河的元代水利专家郭守敬,是让世界仰望的一位天文学家,上世纪七十年代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正式将2012号小行星命名为郭守敬星1281年,当集郭守敬、王恂等人天文学研究成果之大成的《授时历》在东方古国开始颁行时,世界还处在天地一体”“地为中心的一片蒙昧与沉睡之中。此后的200年开始孕育哥白尼——第谷——开普勒——伽利略——牛顿的欧洲大地,在数百年仰望星空后才有了隐隐的躁动与苏醒。某一天,当西方人将郭守敬誉为中国的第谷,并为此一片惊叹和哗然时,丹麦的第谷已离开人世20多年,而中国的郭守敬早已长眠地下300多年。

  作为天文学家又精通水利的郭守敬,一生修浚的河渠泊堰,大小达数百处,而他的主要贡献除西夏(今宁夏一带)治水外,就数开凿大都通惠河了。

  古城北京,自1153年金王朝迁都燕京(今北京)后的800余年里,始终成为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唯其中心,历朝历代的统治者无不为这个没有大河流经的古城的水源而困扰。即使800多年后的今天,已发展为国际大都市的北京,依然是依赖引三千里汉水进京而生活着、发展着。仅此意义上,我们对始于1292年的郭守敬开浚通惠河、有效解决元大都水源一事生发出深深的敬意。

  定北京为中都的金王朝每年需漕运数百万石粮食入京,这是最早的“南粮北调”吧。但“不能胜舟”的金口河、北运河使漕运任务屡屡失败。元王朝灭金后在金中都北郊建元大都,此为今日北京城之基础。这时,为解决江南漕粮北运任务,曾先后用十几年时间进一步疏通了南北大运河,使江南漕粮可水运抵通州。而通州至大都二三十公里旱路的转运任务十分艰巨,陆运耗费巨大,据郭守敬说每年需六万缗(古代一缗等于1000枚方孔铜钱),而且一到夏秋季节,阴雨连绵,道路泥泞,驴畜死者不可胜计。为将已运抵通州的大批南粮顺利运至大都,在没有汽车、火车、飞机的古代,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修浚运河,走水路。但大都地势较通州高,要修运河关键问题是在大都寻找足够的水资源,引大都水至通州与白河汇合。

  61岁的郭守敬,在遍踏大都周围的山地之后,发现了离大都30多公里的昌平神山有一水清量大的白浮泉,引白浮泉水至瓮山泊(今万寿山下的昆明湖)蓄水开浚至通州运河(即通惠河)水源应不成问题。为使白浮泉水顺利注入瓮山泊,他亲自规划、设计、施工,凡遇重大技术问题,均由郭守敬本人指授而后行事

  通惠河东至通州与北运河衔接,使漕粮直达京都积水潭。通州原名潞县,金代“取漕运通济之意”改称通州,是北运河的终点码头,前后使用达七八百年,可谓古代典型的河港城市。而积水潭是通惠河的终点码头,通惠河运输虽以漕粮为主,但“南来诸物,商贾舟楫,皆由直沽达通惠河”。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700多年前积水潭码头车船装卸、货物囤积、旅客熙攘、商贾繁忙的景象。元人傅若金在诗中吟咏的舳舻遮海水,仿佛到方壶和《元史》中所记载的舳舻蔽水,都是对积水潭码头繁华盛况的反映。

  今天,当我们漫步在北京前海、后海、北海、南海时,依然感念700多年前古老运河遗留下的这泓万波清影。

  大运河的开通连接了古代中国五大水系,形成了一个南北东西全方位的水网,运河两岸日渐繁荣起来,先后兴起了20多座繁华的都市。

  大运河的命运始终与漕运相伴相生。漕运曾是古代中国一项重要的经济制度,是利用水道调运粮食的一种专业运输,主要供宫廷消费、百官俸禄、军饷支付和民食调剂。唐宋以来,随着经济重心的不断南移,运河漕运愈发显得重要。1293年,大运河实现全线贯通后,成为元朝最理想的南北纵向水上线路。据史载,当时仅从大运河北调的南粮,就达全国总税粮的六分之五。

  明清时期漕运更是成为封建王朝重要的生命线。运河作为漕运的载体,辉煌了整个明清时期,长达500多年之久。明代每年经运河北上的漕粮有400万石,专职押运粮食的官兵多达12.7万余人,漕船1.2万艘。漕运支撑了国家财政收入大半壁江山。京城的文武百官、王公贵族、军兵吏卒及其家属,构成庞大的消费集团,京师控天下,上游朝祭之需、官之禄、主之廪、兵之饷,咸于漕平取给

  清代,漕运在清政府财政收入上同样占有重要地位,当时,清政府一年的财政收入是7000万两白银,漕运占其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二。故清代耗费巨大人力、物力和财力,用于运河河道的治理和沿线漕运的管理。漕运最高长官为漕运总督,驻江苏淮安。下辖各省粮道及押运、领运诸官。清代朝廷对漕运和运河河道的治理非常重视,如康熙帝曾亲自在淮安的码头镇玉坝村担土、采石。为了保证漕运的安全,清政府每年要拨1000万两白银用于治理河道淤塞。

  大运河不仅成为一条南北水运龙脉,而且对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大运河的开通连接了古代中国五大水系,形成了一个南北东西全方位的水网,运河两岸日渐繁荣起来,先后兴起了20多座繁华的都市。许多城镇由此诞生,或新建、或发展,如淮安、扬州、苏州、杭州,乃至北方的徐州、济宁、沧州、天津、北京等,都成为当时富庶的郡县和城市,也由此奠定了这些城市千年的繁华和名气。

  古老的运河,从隋朝到清朝晚期,伴随着漕运,走过了千年辉煌。

  晚清,发生了一系列与漕运有关的事件,最终导致漕运衰落。1842年,英军在鸦片战争后期,不惜付出重大代价,攻占京杭大运河与长江交汇处的镇江,封锁漕运,迫使道光皇帝迅速做出求和的决定,不久即签订了中英《南京条约》。1853年后,太平天国占据南京和安徽沿江一带,运河漕运被迫中断十几年。运河沿线的主要城市,扬州、临清、苏州和杭州都遭受重创甚至全部被毁弃。1855年又遭遇黄河改道,运河山东段几乎全部淤废。1872年,轮船招商局在上海成立,正式用轮船承运漕粮。1901年,清政府颁旨,停止漕运。有着千年历史的漕运走下历史舞台。

  1912年,津浦铁路全线通车,大运河经历了最后500多年漕运的繁荣之后,随着漕运的废止,运河的辉煌逐渐淡出历史。没有漕运的大运河多处淤塞,许多地段已不能通航,沟通南北的大运河从此成为历史的记忆。

  古老的运河辉煌虽已淡出历史,但运河文明犹如一枚鲜明的胎记,始终附着在一个民族文明的肌肤上,从来没有走出人们的视野。

  2500多年前的邗沟——扬州至徐州段从未断流。三年前,我曾到达扬州古运河之滨的名城江都,著名的江都水利枢纽工程就坐落在江都老城区南端。就是这座50多年前建于长江中下游北岸古运河基础上的枢纽工程,使广袤的苏北平原成为稻菽浪千重的鱼米之乡。即使那些早已断流、干涸的运河段城市,也把自己城市的区名叫作运河区,而许多沿运河城市在打造城市生态景观时,把城市公园起名运河公园”“运河森林公园;运行了近800年的运河港口通州,即将建设成为首都北京的辅城区……人们对运河文明的眷恋从未走远。

  古老的运河辉煌虽已消失,但其沿线城市遗留下大量的城址、衙署、驿站、寺庙、商铺、桥梁和地下的古墓、沉船、关闸、石坝等,有一千余处,两岸民俗风情也已成为中华民族重要的文化标志。这些密集的历史遗存和文化遗产是大运河留给中华民族的宝藏。2006年,中国做出了大运河申遗的决定,选取了运河各个河段的典型河道段落1000余公里,以及运河水工遗存、运河附属遗存、运河相关遗产共计58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20146月,中国大运河成功入选《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32处世界文化遗产和第46处世界遗产。八年的申遗之路,也是大运河的复活之路。跨越地球10多个纬度,纵贯中国最富饶的华北平原和东南沿海地区的一条古老的人工河流,以其存在时间之长、流经地域之广、历史遗存之丰、文化底蕴之厚终于获得了世界认可,一项创造了工业革命之前世界上规模最大、范围最广的土木工程项目——中国大运河被列入世界遗产,消息轰动全球。

  2016年,18座大运河沿线城市形成共识:同舟共济,携手保护和传承运河文化,发掘和利用大运河资源,打造出一条靓丽的运河文化休闲观光带。促进大运河及其周边资源的可持续发展,已成为运河沿线城市的共同使命。

  古老的大运河对人类遗产贡献出了令世人惊叹的价值。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全部完工后,北方大地将迎来“长江水时代”。

  中国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规划利用江苏省江水北调工程,扩大规模,向北延伸。从江苏省扬州附近的长江干流引水,利用京杭大运河以及与其平行的河道输水,逐级翻水北送,连通洪泽湖、骆马湖、南四湖、东平湖,并作为调蓄水库。经泵站逐级提水进入东平湖后,分水两路,一路向北穿黄河后自流到天津,另一路向东经过新辟的胶东地区输水干线向胶东地区供水。供水区内分布有淮河、海河、黄河流域的25座地级市及其以上城市,包括天津、济南、青岛等大型城市和沧州、衡水、聊城、德州、滨州、烟台、威海、淄博、潍坊、东营、枣庄、济宁、徐州、菏泽、泰安、扬州、淮安、宿迁、连云港、蚌埠、淮北、宿州等中等城市。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创造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泵站群,全部工程完工后,50余处泵站将长江水汩汩送入北方,北方大地将迎来长江水时代

  然而,东线供水区面临着地表水过度开发、地下水严重超采、水体污染、环境恶化的严峻形势。

  曾几何时,“发展经济不可能不污染”“先发展、后治污”的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经济发展模式,已经使环境与经济一起陷入困境。东线调水沿途的湖泊、江河无一不是劣V类水质,淮河在呻吟”“太湖污染一片哗然”“微山湖已成酱油湖”……我们听到了天津人不要东线水的呼声;也听到了从工业最发达、人口最密集、污染最严重的江苏、山东调水,从已成为臭水沟、垃圾场的古运河引水,不亚于天方夜谭的争议。

  “先治污,后调水”——东线调水摧毁了一个愚昧、顽固的观念和行为陷阱。调水沿线各级政府,无数水利人、环保人用全新的理念、意志和责任打造东线调水的“清水长廊”。沿线各城市及县(市、区)全部以“壮士断腕”的壮烈开始了治污大战役。

  两年前,我与几位作家马不停蹄、风尘仆仆地行走在运河两岸。在东线千余公里的长路上,我们穿越了南京、扬州、江都、淮安、宿迁、徐州、枣庄、台儿庄、滕州、济宁、济南。当我们静静伫立在风景如画的东线调水“源头”江都,当我们走进建在千年古运河上的调水泵站宝应站、淮安四站、皂河站、台儿庄站,当我们目睹了淮安、徐州、滕州、济宁的截污导流工程和污水处理设施,当我们心旷神怡地徜徉在美丽无比的徐州云龙湖畔,当我们乘船放歌在苇草与水相伴烟波缥缈的微山湖上……一个长久郁积在心头的“东线沿运河调水,治污难过关”的纠结,便一天天被释怀。

  仅以“运河之都”淮安为例:2015418日,我们一行来到了淮安市,在这里我们目睹了江苏治污的大决心、大成效。

  淮河流域下游的淮安市,境内河湖密布,运河穿境而过。作为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输水通道,淮安市必须保证所有河湖水质达标,治污任务十分艰巨。

  里运河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输水干线的一条河道,穿越淮安市区的里运河曾经污染相当严重,重金属严重超标。里运河是京杭大运河在淮安市区的一个分支,是一条已有1400多年历史的人工开挖河,历史上曾是南船北马的重要驿站。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里运河沿岸建设了石油化工、钢铁、农药、化肥、有机化工、纺织印染等各类工厂,企业的工业废水直接排入里运河,工厂排污口每年向里运河排放污废水近两千万吨。河流两岸的居民到上世纪末已达十五万之众,每天有近一万吨生活垃圾倒入河中。

  在淮安古运河畔,几十家沙石店密布,每天六十多艘船只在河道无序停靠。令人不能容忍的是,沿河店铺老板造“码头”根本不用土石,而是用城市垃圾垫砌,适逢气温高的夏秋季节,河水整日发出恶臭,路人掩鼻,附近居民深受其害。仅在河道内侧私建厕所就有二十多个,每逢大雨,雨水一冲,粪便全部流入河中,造成极为严重的环境污染。河中经常漂浮着诸如废塑料袋、杂物、乱纸等垃圾,河面一片狼藉。

  进入21世纪以来,淮安市以创建国家环保模范城市为契机,以建设南水北调清水长廊为动力,全面实施城市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实施绿水工程,建立全覆盖的河长制,对市域范围内所有河道实行河长管理,明确河长是其所负责河道的第一责任人,对所负责河道的水生态、水环境持续改善、断面水质达标以及杜绝重大事件出现负有第一责任,要求每个河塘实现河水清、无杂草、无垃圾、无秸秆、无漂浮物的一清四无的目标;与此同时,淮安市加快污水处理厂的建设进度,建成一批污水处理厂和水污染防治等重点工程项目,我们到达时,各个污水处理厂已全部投入运行;封闭里运河、古黄河排污管道,拆迁里运河两岸10.7万平方米的民房,沿大运河、里运河铺设截污干管约24公里,清除里运河全长24公里的污染底泥,挖取淤泥140多万立方米,完成土方257万余立方米,石方3.4万余立方米……

  经过全面治理,淮安市京杭大运河水质已达到III类水标准,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连续三年达到100% 201029日,淮安市获得国家环保模范城市称号,成为全国第一个按新指标体系通过国家环保模范城市考核的地级市。淮安作为京杭大运河沿线的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其城市曲折嬗变的历史,正是运河兴衰的一个典型缩影。

  伴随着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全面推进,已有2500多年历史的古运河死而复生,流动的文化运河时代已然开启,中华古文明之光照耀着悠悠大运河。

  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主要是为黄淮海平原东部和胶东地区引水,涉及江苏、安徽、山东3省的71个县(市、区),补充城市生活、工业和环境用水,兼顾农业、航运和其他用水。

  2013年,东线调水一期工程全线通水。东线工程正式通水以来,工程历经试通水、试运行、正式运行,圆满完成各个年度的调水任务,设计年抽江水量87.7亿立方米,工程运行安全平稳,类水质稳定达标,沿线城市的供水保证率有效提升,工程的社会、经济、生态效益正日益凸显。

  沧州是京杭大运河流经城市中里程最长的城市,全长215公里。在沧州青县,历史记载的古运河道有三四十米宽、四五米深,但后来只剩下长满了杂草、填满了垃圾的干河沟。20151112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4.8亿吨清澈的汉江水汩汩地注入大浪淀水库,沧州中线工程正式通水,760万狮城人民开始告别祖祖辈辈饮用苦咸水、高氟水的历史。待东线二期工程完工,6亿吨长江水将经大运河流入沧州,古老的运河之城将从此跨入长江水时代。泉城济南,干涸了数十年的趵突泉,如今泉眼水涌如注,一城山色半城湖的美名重新归来。上世纪末,微山湖曾一度沦为鱼虾绝迹的“死湖”“酱油湖”。现在,以野生红荷为主的微山湖自然湿地景观为华东独有、世界罕见,微山湖已成为全国最大的国家湿地公园。湿地内现有藻类植物115属,维管植物635种,各种脊椎动物325种,其中包括鱼类、两栖类、爬行类、鸟类、兽类。

  许多曾经消失的物种开始渐渐回归了。

  伴随着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全面推进,已有2500多年历史的古运河死而复生,流动的文化运河时代已然开启,中华古文明之光照耀着悠悠大运河。

(来源:河北日报 20171124日 作者梅洁)